与君共

平生不过三尺剑

【靖苏】似是故人归(重生)



(二十) 



这一年金陵难得的多雪。

四月还未来,然三月的风一吹,春柳便见了绿。

前些日子天气转暖时梅长苏站在廊下看了梅花渐落半晌,忽然指了指院子一角对一旁陪着的黎纲道“过几日移栽几株合欢来罢,梅固然凌寒傲骨,却也实在寥落了些,”大约天气对他来说还太冷,他将大氅裹紧了些,脸上却带了点温和笑意“热闹些也好。” 

苏宅里面是向来拿梅长苏的话当圣旨办的,虽然底下的那些人也不晓得原因,但既然咱们宗主说了——说的时候还仿佛有些开心模样,那这事就必须得好好办,赶快办。 

就这么着,不过几日高大乔木便被移栽了来,梅长苏修园子这事也传遍了京城。

誉王为表重视甚至还亲自来看了一次,只道若是先生有需要誉王府已然愿被差遣。 

梅长苏当时与他对坐饮茶,点头回应,心中却只冷笑想着不出几日邢部换犯人的案子便会被捅破,到时只怕你也再没这闲心往我的院子里来的勤快。 

按理说梅长苏本来就不是这等喜爱在心中讲小话的人,过了这许多世虽说仍是厌恶誉王做事风格手法,也难以忘怀多年前祁王一案中他的推波助澜,因此这一世一世许多年过去看过他未来结局,后来虽偶尔心中感觉自己过于狠毒了些,却也从未同情过他。

 不同情他,却也不恨他。 

一切都源自这世间之事向来有因必有果。 

他今日在心中这么落井下石几句不过是因为誉王来之前他正守在炭盆边上闲闲的翻一本颇为有趣的书,边上矮几又放了些可口的蜜饯点心,而近来一直难得得出空来能陪他闲坐一会的萧景琰正在一旁与他将一会近些日子的琐碎事情逐一说来罢了。

 后来誉王见他神情疲惫也不敢多留,只闲话几句便离去了。 

今次事情细节多有改动,因此梅长苏心中倒也多了些期盼,刚刚萧景琰与他说的沈追查到私炮坊一事他也未曾与誉王提过,只想着若是能救下来那些百姓性命便是最好。 

誉王前脚一走梅长苏再回到内室时便见藏到密道那人已经正襟危坐回到了他之前的位置,一副一本正经等他的模样,见此情景他嘴角一弯,面上带出一个笑来。 

谁知跪坐那人抬起头来时却也一脸笑意。

 “不知何事让殿下心情这般愉悦?”他也坐到之前位置,将未看完的那卷书又拾了起来。 

那人看持书人坐下笑的更甚,不答反问“那么何事让先生这般愉悦?” 

靖王原本便是极其英俊的男人,开府前便已经有不少高官贵族侯爵夫人争相为他说媒要将自家女儿嫁过去。因着这许多年中兄长被害好友身死他心中愤郁,又常年征战沙场军人铁血便日渐严肃,旧日那些或是温暖或是欣喜的笑意便皆尽不见,更多的便都是浮在脸上不进眼底。 

这样一笑梅长苏觉着仿佛忽然回到了旧日里萧景琰时常被他捉弄终于某次捉弄回来,一副大仇得报笑得促狭的无忧无虑的时光。 

当时年少春衫薄,斜马倚红桥。 

他总觉着过了这许多次他该忘了那段遥远的,他被叫做林殊,他身边有一个萧景琰的日子。

 可是这浮云苍狗几十年过去,这个人一来,那被埋藏起来的记忆便如潮水涌了上来。

 他这么想着便一恍惚,眼睫低低的垂下去,神情不自觉温柔起来,低声说道“苏某面有笑意不过是想到了从前故旧,想到了年少旧友。” 

“哦?苏先生这般神仙人物竟然也有从前故旧,年少旧友么?我常以为先生是从仙界来的呢。”萧景琰说到兴起抚掌道“可能与我说说先生的故友?想来也必然是个光风霁月之人。” 

“他么……” 

因为梅长苏向来对自己的事避而不谈,萧景琰问话时其实并没预料到他能听到回答,那人这么一开口他藏在衣袖中的手指便下意识捏紧,眼底也隐有暗光滑过。

 “他么,其实是个傻子。”梅长苏讲话时神情极尽缱绻。天气暖起来时内室便会开一会窗子,此时窗外日光正巧落在他身侧,萧景琰坐在他对面仿佛能看到这人身上的柔软织物都发着暖人光芒一样,心中倏地一动。

嘴唇抖了两下,竟没说出话来。 

万幸梅长苏仿佛也感觉自己在他面前失态,马上转了话题道“方才殿下说到蒙大统领查案这一月之期已到,今日一早便领罪去了?” 

萧景琰才神色如常的接话道“正是……” 

话没说完二人便听到外面一阵冲天巨响,仿佛地面都跟着抖了一抖。 

萧景琰见此眉心一紧立即告辞说要回去主持这事。 

梅长苏原本听到声响心中就是一凉,不想誉王不仅自己查到此事,还直接提前炸了民居。他见萧景琰离开便要起身出门,谁知还未走到门口又见那人去而复返,止住他出门动作,拧着眉道“听这声响大约是私炮坊出了事,”说到这他低声恨恨道“可恶,就不能再等几日……”反应过来又道 “先生身体虚弱就莫要去那等地方了,万一再有爆炸可如何是好,我这便去处理了就是。”

 说完也不等他回话,匆匆离开。 



tbc

有奖竞猜,大家猜靖宝宝心里在想什么笑的如此狡(wei) 黠(suo)
说实话我也有点佩服自己我为什么还是没写到四月十二,哎呀,酥胸知道自己喜欢景琰之后会是什么反应呢?
不告诉你们。
嘿,下几章你们就知道了。

评论(23)

热度(526)